服务园地

一个展览终于将策展人团队“逼”成了工程师团

发布时间:2020-09-07 21:26

  而这个需组装作品的展览,就是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的《随物生心》, 展览主角是芬兰重要且具有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组合汤米·格伦德(Tommi Grönlund)和佩特里·尼苏南(Petteri Nisunen),这次展览是他们在亚洲范围内首个个展。

  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是同专业校友,都毕业于坦佩雷理工大学建筑学科,1993年创建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同年他们举办了两人合作之下的首次个展。2000年后,他们将工作重心转移至艺术创作上。

  而这次呈现的作品,是他们从1997年至今的艺术实践,展览相当于简单梳理了他们整体的艺术生涯,涵盖了运用不同媒介材料创作的装置艺术、影像新媒体、摄影、丝网印等21组件作品,是他们各个时期的代表作。

  看他们的名字可能会陌生,但你看到他们作品时会有一种熟悉感。这种熟悉感来自两个方面,首先他们是国际各大双年展的常客,例如威尼斯双年展、圣保罗双年展、莫斯科双年展、横滨三年展、第一届欧洲宣言展等等等。

  另外,他们作品中所用的钢球、弹簧、烧杯等材料及作品运行形式,都是日常所见。再来举个例子,农村用圆形扁平簸箕筛选豆子的动作,对比作品《物质波》,运动模式是否格外熟悉?

  这两位60后艺术家日常交流时,非常不爱说线分钟就会结束”。相应的,他们的作品也非常安静,有时候甚至与展出空间契合得被人忽略。因此,在展览沟通时,策展人马楠与他们开玩笑说,能不能挑一些观众能看出来,是艺术作品的作品。

  而就算问,两人也不会特别介绍自己作品背后的意思。但在他们作品中会把一些通常忽视或看不到的日常物理现象,用巧妙的方法转换成可以看见的视觉作品,用极简、朴实的作品语言。不铺陈矫饰,而且在展示空间上他们也是坚持不强入,不过分改造,贴着空间自有的形态去加强或整合。

  就像本次展览策展人马楠介绍的:“作品中对于光线、空气的透明度和折射现象,与他们生活的独特地理环境有关,是将生活中所见既所得的东西,进行细腻的表达。他们很多作品需要静下来仔细去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感受。“

  作为老本行的建筑,一直存在于两人的作品中。马楠告诉我们:“他们对空间的认知和作品与空间的关系,是植入性的,会根据空间的功能或气质来创作。”

  这次为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核心筒独特的层高和结构特点,他们特别创作了场地限定版本的《流动的风景》,整体形象类似一座岛屿。外部材料是芬兰人用于制作船帆的帆布,能漂浮是通过鼓风机让外部空气逐渐填满内部空间。当观众静静去感受这件作品时,风在作品里缓慢流动变化,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在芬兰听雪融化的声音。

  闪烁白色LED模组、铜焊丝、不锈钢丝、不锈钢砝码、不锈钢结构、电源、电线米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有一条北走廊,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在前期场地考察时就绕着北走廊上的这些承重钢梁转来转去,希望用新的视角重新发现并激活了空间的展览功能。

  今年布展时,策展团队接到了他们邮件过来的安装呈现技术图纸,专业到图纸里面的所有不锈钢配件都需单独定制。最终呈现效果是各有800枚白色灯珠的两条24米 LED 灯带,悬挂在柱子中间,表面上,这些 LED 灯之间并无区别,但是它们每一个闪烁的频率都不一样,很容易让人想到芬兰黑夜和白昼交替的时刻。

  《主题变奏》2007年他们也有很多作品都在特定建筑进行限定场域创作,2006年圣保罗双年展上,他们在城市里开着车时,发现逾20座混凝土搭建的通风塔,既不是楼房也不是厂房,而且都处于废弃状态。在得知这些建筑为圣保罗第1条地铁的通风塔时,他们用灯光重新点亮这些建筑,形成了一系列贯穿城市中心的光雕塑,使被遗忘的建筑重新回到市民视野中。

  他们俩善于把声音、光线融入作品中,策展人马楠介绍,“我们平常主要靠视觉去观看一件作品,而他们想让大家沉浸式,全感知体验一件作品。通过知觉、触觉、视觉,用非常巧妙的方法转换成我们可以看见的视觉,让我们去体会所处的环境和人之间的关系。”

  特别是作品《冰方》,一个内装满冷凝胶的不锈钢体立方体。夜间,美术馆会将这个立方体放入冰箱冷藏,白天开展出时再拿出。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作品在展厅里经过时间、温度变化后,看不到的那些气息会凝结成立方体表面上的水珠。而这个水珠就是被我们经常忽视的最简单物理现象。

  《月食》以光学原理模拟了月食的过程,而两位艺术家的操作也很简单,将一束光照射向一面镜子,通过镜子缓慢转动,会形成一个图形在对面墙壁上,而图形不断变化的形态就类似月食的运行。另外现场还有一束圆形光斑快速移动,整体空间像月亮围着太阳在转。而当镜子转到一个角度的时候,墙面投影又很像眼睛,看着观众。

  作品《平面》是一件看起来静止的作品,但其实是用强力的磁铁保持的状态。钕磁铁垂直对立悬挂,贵州快3!通过类似导线连接到地板,因磁引力大于重力,相反两极磁铁以大约2厘米的间距处面对面的状态。每组磁铁都处于同一高度,以此创建出一个处于它们之间的、不可见的、形而上的平面,隐含着诸多看不见的张力与势能。

  《气旋》是一件邀请观众互动的作品,你可以拿起一颗钢球放入螺旋的钢管中,钢珠会经过长长的螺旋轨道,最后落入小方盒子。在整个钢球运行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听到钢球和管道摩擦产生的声音。在重力之下,运动的钢球最后会准确无误的掉进制定的小盒子内。

  《轨道》2015/2018年不锈钢球、不锈钢轨道、电动线性驱动器、限位开关、灯泡、电缆

  在现场还有一件永远运行中的作品《轨道》,是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依旧用钢球、不锈钢、电线搭建出的简单装置,但可以把这件作品理解为一个球体在宇宙中运行。当圆形轨道上的球体经过闸口的时候,会碰到弹簧,之后轨道会逐渐地收缩,将球体向前挤压,在一挤一放的过程中钢球就像是永动机一样不停地运动。

  《液压示图》2009年蒸馏水、玻璃烧瓶、玻璃管、电阻丝、不锈钢支架、卤素灯、控制器

  动态装置《液压示图》采用了温度计的原理,当温度上升,球体内部的气压压迫水位上升,形成水柱高低起伏的状态。在策展人马楠看来,这件作品会让我们联想到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海平面因为温度的升高而上升。气候变暖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抽象的概念,而艺术家通过这样一种隐晦的方式,将它具象化,提醒着我们留心观察日常行为所产生的后果。

  另外,你仔细听过弹簧的震动是什么声音吗?汤米·格伦德除了是艺术家身份,也是芬兰著名音乐厂牌Sähkö Recordings的创始人,因此他对于声音也极为敏感。

  《弹力场》2012年螺旋弹簧线圈、螺线管、黄铜丝、不锈钢附属器件、电线米

  《弹力场》中由黄铜丝制成的8x8网格沿着地板延伸,与螺旋弹簧网格对齐。同一方向拉伸的导线带有正电荷而与它们成直角延伸的导线带有负电荷。当螺线形电导管处有两条线交叉时,螺线管会被打开并撞击螺旋弹簧,从而产生共振,弹簧会因惯性持续共振并使整个装置保持振动。在安静环境下,你就能听到弹簧震动发生的声音。

  除了理科知识点普及外,汤米·格伦德和佩特里·尼苏南经常利用视觉错觉,制造出空间的奇妙感受。

  例如《线条与圆》是几幅丝网印刷的作品是艺术家对欧普艺术的探索,作品中用直线和圆形组成二维画面,看起来仿佛是动态的一样。在版画和数码摄影创作中,这种错觉通常是尽量避免的,但两位艺术家反倒觉得很有意思的现象,并开始了探索。

  2001年创作的《钢丝装置》,与《线条与圆》相反,是以动态的环境产生一种二维平面静态的感觉。钢框架各占一端,用5层钢丝线叠加呈现,数百根钢丝在移动导轨之间拉伸,形成五个独立移动的层。不同层之间交错着上下缓慢移动,在墙面反衬下形成不断变化的动态图形,探讨了在动力装置中的显像方式。

  而观众最直观的感受是,视觉上认为自己与墙壁之间很远,但如果仔细观看,其实只有5层钢丝的距离。

  抛物型铝反射器、铝制支架、盖革计数器、控制单元、扩音器、高频驱动器28.5x2.3x1.9米

  在近期作品《高频装置》中,艺术家利用声波来进行错觉尝试。《高频装置》可以算得上是整个展览里,最低调又最能体现艺术家们将物理现象融入作品的。

  展厅两个高频发射器分别分别放在左右平行线上,不断向中间发射高频的声音。初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当你行走至这条平行线上的某个点时,耳朵好像突然什么都听不见了。这件作品在两端脉冲的影响下,给观众造成了一种听觉的幻象,你好像听到了全部的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两位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放在当下“艺术与科技”盛行时期,可能并没有太特别,但他们与当下不同的又是,并不利用电脑,而是以某种北欧人的执拗和媒体考古的严谨态度不断探究可见/不可见,可感/不可感的边界。简单说就是,“没有过度的情感表达,强调‘物质性’本身,直接使用工业材料来创作”,马楠表示。

  注:作品介绍,来源于策展人口述及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提供;部分图片来源于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地址:山东省即墨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0531-83203834

全国销售热线:

0531-83203834